非凡中文->邪世帝尊->正文
上一頁|返回書目|下一頁|加入書簽|推薦本書|返回書頁

邪世帝尊-第一千二百八十八章 揠苗(下)

非凡中文www.xraral.tw歡迎你!
    借著和狄磊繼續“聯絡感情”的機會,羅小星暫時留在了致遠學院。

    由于確認他并沒有特殊能力,狄磊對他也放松了警惕,隨后的一下午不再親自陪伴,只是找了一群兄弟來給他打發時間。而羅小星也就在時不時的“玩玉簡”中,將所有信息都傳達給了南宮菲,提出這個由自己套話,院方則遠程通訊取證的計劃。

    但現在羅小星突然失去聯絡,這可急壞了南宮菲。從最后的訊息看來,狄磊是已經失控變身了,而植入者的變身狀態,就連定天派掌門司徒煜城,應付起來都是頗為吃力。小星只是一個孩子,他真能在怪物的瘋狂攻擊下保住性命嗎?

    “小星,你一定要撐住,等著我們……”南宮菲在心里不斷默念著,再次加快了腳步。

    等一眾導師氣喘吁吁的趕到學生會長公寓,一推開大門,看到的景象卻連所有人都大吃一驚。

    預想中的慘烈畫面并沒有出現。房間內正運轉著一個巨大的陣法,道道光束,猶如隱形的囚籠般,捆縛著當中那通體暗綠色的怪物。那怪物雖然不斷掙扎,咆哮,卻也始終無濟于事。

    陣法之外,羅小星正悠閑的坐在椅子上,見南宮菲等人趕來,甚至還轉過頭沖他們笑了笑,揮揮手,仿佛只是在和約好的朋友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這……小星,你……?”縱使南宮菲見多識廣,這時卻也好一會兒都回不過神來。

    房內一片狼藉,就像是剛剛遭遇了一場巨大的風暴侵襲。桌椅倒塌,酒瓶酒杯在地上摔得粉碎,熒屏歪斜,床鋪塌了半邊。但不管是在任何一處角落,都找不到半點血跡。

    以眼前怪物的破壞力來說,如果放任它沖出宿舍,就連居住在附近的學員也會受到威脅。能夠如此簡單收場,似乎就已經是將損失減到了最低。至于會長宿舍重新裝修的經費,學院還是完全承擔得起的。

    羅小星聽他們問起,得意的抬抬下巴,引眾人看向陣法內部一塊被忽略的黑寶石。

    “這可是我哥哥給我的護身靈寶!怎么樣,很厲害吧?”

    捆縛那怪物的光束,正是自這塊寶石內部緩緩流轉而出。整座陣法的精華,幾乎盡數匯聚于此。單是那深不可測的古老玄奧氣息,也能看出,這絕對是一件難得一見的高品階靈寶。

    為了避免上次的村中危機再次發生,羅帝星專程給父親和弟弟留了許多的保命手段。不過為免羅小星過度依賴法寶,不再專心修煉,他也在這些法寶中添加了一些限制。

    除非持有者三尺之內,出現了極其強大的能量波動,同時伴隨著極其強大的殺意,持有者才能自由動用靈寶御敵。

    強大的能量波動和強大的殺意,兩者缺一不可。

    這些寶物中,有攻擊類也有束縛類。羅小星剛才使用的,就是一件束縛類靈寶。僅僅是限制敵人的行動,卻不會對他造成任何傷害。

    這樣的高品階靈寶,就算是在天圣國的拍賣場,也絕對能賣出天價。在邑西小國,更是難有機會一見。現在看到一個小孩子,隨隨便便就拿出了這樣的靈寶,其他導師也都只能情緒復雜的咽了咽口水。

    說不嫉妒是假的,說完全沒有貪心也是假的,但是……誰讓人家的哥哥是羅剎鬼帝呢?這就已經讓他直接活在了終點線上啊!

    “南宮院長,計劃很順利。”羅小星似乎很享受這樣的眼光,他蹦蹦跳跳的跑到了南宮菲面前,攤開手掌,掌心中躺著一塊暗紅色的數據芯片。

    “這就是他們通常使用的芯片,拿去分析研究一下的話,也許就可以找出讓所有感染者恢復正常的方法了!”

    “小星這次真是立了大功。”看著他一臉邀功請賞的自得,南宮菲也順著他的意,摸了摸他的頭,“我會親自向司徒掌門說明的。這一次致遠學院和定天派,都欠了你一個人情。”

    接下來,羅小星利用靈寶,在那怪物后頸電擊了一下,讓它暫時失去意識。接著撤去陣法,由幾名專業人員將它抬走,送去隔離室治療。

    這個過程中,南宮菲也和其他導師們交流著,話里話外,都透露著對狄磊的惋惜。

    從剛才的通訊中,狄磊明確對羅小星表述,自己是如何被魘神道招攬的過程。而他沒有遭到任何脅迫,也沒有任何苦衷,他的理由,僅僅就是“想得到權勢和地位”。

    從狄磊進入學院以來,他就一直都是一個品學兼優的好學生。他與人相處彬彬有禮,完成導師交待的任務一絲不茍,學員和家長每提起他,也都是交口稱贊。他能當上學生會會長,沒有任何水分,完全就是憑著他的修為和才能。就連在向來眼光挑剔的南宮菲看來,他也實在是一個完美得讓人挑不出毛病的人。

    但就是這樣的一個人,卻為了魘神道許諾的“權勢和地位”,毫不猶豫的選擇出賣了自己朝夕相處的導師和學員,并且,沒有一絲一毫的愧疚和良心包袱。

    他一直都覺得,自己的選擇才是無比正確的。自己是因為足夠優秀,才會被魘神道選中。他還反復說到,如果按部就班的修煉下去,畢業之后就只能加入求職大軍,一輩子都做個僅夠滿足溫飽的上班族。現在既然有捷徑可走,又為什么不去走呢?

    他說的最多的一句話,就是“識時務者為俊杰”。并且,他也為自己的“識時務”,由衷感到欣喜和自豪。

    在他身上,讓南宮菲看到了一些以往被忽視的東西。

    一個出色的學員,未必就同樣有著優秀的人品。

    學院所看重的,通常都是表面的成績單,也以此來評判學員的優劣。但像狄磊這樣,成績單上門門全優,卻是在暗中“背叛通敵”的學員,究竟又是優秀與否呢?

    學院教書育人,在培養輸送出一批批優秀修靈者的同時,是否也應該更加關注他們的心理健康?但究竟又該推出怎樣的措施,才能將這個導向落到實處呢?也許這就是接下來,致遠學院的導師們需要思考的問題。

    無論如何,在自身杰出,生活無憂的情況下,僅僅因為渴望權勢,就心甘情愿成為敵人的傀儡,被他們注入象征奴隸的芯片,這都是可悲的。

    更可悲的是,他的父母給他起這個名字的時候,也許還曾包含著美好的祝愿,希望他做一個光明磊落的人。絕不是成了如今這個顛倒的含義。

    聽著南宮菲等一眾導師的談話,羅小星皺了皺眉,心里卻是第一次開始擔憂起了另一件事。

    當初……哥哥還僅僅是一個普通的凝氣級修靈者,但是當他消失了三年后,卻是突然從陰風地獄崛起,成為威震四方的頂尖強者,羅剎鬼帝。

    過去的他,從來沒感到有任何不對,因為在他心目中,哥哥就是最厲害的。普通人做不到的事,不代表哥哥也同樣做不到。但隨著他在修靈界走得越來越深入,他也是清晰的體會到了修煉的艱難。三年時間,從凝氣級突破到通天三階巔峰,這個尋常人或許一輩子都達不到的等階,這真的是可以通過正規途徑做到的嗎?

    哥哥……又究竟是付出了什么樣的代價,才換來了今天的實力呢?這會不會,也同樣是一種拔苗助長呢?

    ***

    芯片危機,就算暫時告一段落。

    而在天宮門——

    已過正午的陽光微醺迷人,照射在人身上失去了刺眼灼熱,只剩下寥寥光彩,正是享受舒適生活的好時間。

    試煉廣場上,卻是隨處可見簇擁的人群,天幕上不斷閃現字跡,交談聲不時響起。

    諸多試煉任務中,五道門試煉是其中較為出名的試煉。相比于其他試煉,五道門試煉更像是一種測試,更有天幕會實時顯示試煉中的成績。這也讓許多想要在修煉路途中更進一步的學員,將這場試煉視為一個跨越門檻的良機。

    容霄的身影,也同樣出現在了試煉者中。

    眼前的人山人海,只是讓他略微一怔后,就平復了神情。走到試煉公示屏前,抬起玉簡輕輕一刷,他的名字,就同樣出現在了上方的天幕中。

    這段時間,他幾乎是瘋狂參加試煉。所有的任務,只要時間排得過來,他就每個都接,場場不落。在娛樂界已經很久沒有最新報道的同時,在天宮門內部,他卻是近乎透支的活躍著。

    之前在拍賣場,自己無法為鳳薄涼拍下她心愛的兔耳杯,那次的事對他影響很大。雖然這么久以來,他一直都在努力,試圖突破他們的階級差異,但拍賣場殘酷的資金競爭,卻是讓他意識到,那條身份的天闕一直都存在。自己實在是太過渺小,無法給予鳳薄涼幸福……

    如果說,以涼子的身份,身邊打交道的都是天之驕子,她可以輕易找到能夠滿足她任何愿望的男友,那么,憑什么讓她一直等待自己成長呢?

    容霄意識到,自己必須加快腳步了。否則,就算涼子愿意等,他也不希望自己耽誤了她的時間。

    要想成為配得起她的人,就必須擁有實力……在天宮門真正作為人上人的實力!

    所以,他暫時停止了商演,停止了娛樂界的一切活動,把所有的精力都投注在了修煉中。

    參加試煉的過程里,少不了要和其他學員打交道。過去的一場場試煉,他留下了敵人,也留下了朋友。有過同舟共濟,也有過驚心動魄。

    但關于他的非議,在天宮門內卻一直都沒有停止——

    “傳說中的‘軟飯哥’也敢來參加測試啊?就不怕成績出來了,坐實他小白臉的身份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肯定又是從薄涼小姐那里弄來了什么寶物吧?小白臉果然也有小白臉的好處啊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了,他怕是沒想到瓊門也報名了這場試煉,看來是只能進去當墊腳石了——”

    自從容霄的名字出現后,竊竊私語聲,譏笑聲就不時在他周圍傳來,有人還在傳喚好友一起來等著看笑話。

    參加試煉的人很多,也不是所有人都把容霄當成眼中釘。那些真正的強者,注意力都集中在提升自己的試煉成績上,自然不會去找其他試煉者的麻煩。但就是有這么一群實力墊底的人,自己也知道在試煉里混不出什么名堂,因此他們更多的心思,都放在了給旁人找不痛快上。

    容霄近來的努力,那些真正的天之驕子都看在眼里,也有不少人在試煉中和他成為了朋友。同樣的,他也能感覺到自己的實力,正在這不斷的試煉中穩步增長。只要有進步,有提升,這就夠了,那些小道偏見,他是真的不大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一個人,不管做到再怎么出色,也不可能取悅所有人。他一直都在努力證明自己,抵不過就是有那么一群人,始終蒙著眼睛裝看不到。你永遠叫不醒一個裝睡的人。因此容霄已經是習慣性的不做理會了。

    “霄哥,霄哥……”身后有人向他打招呼,原來是他之前的小弟之一,蔡遠,“能跟你一起參加試煉真是太好了,接下來我們也要一起努力啊!”

    由于參加的試煉多,也有很多場,容霄是剛好和蘇世安一起參加的。

    這是天宮門內目前的另一個修煉狂人,而他的目的,也是想要擺脫過去的陰影,以自己的身份,真正在修靈界頂天立地活出個人樣來,救贖父親也救贖自己。

    從上次的公益真人秀回來后,他就改變了很多。不再那么尖銳孤僻,容霄跟他的來往,也就自然的多了起來。相對的,連總是跟在他身邊的小跟班蔡遠,也一起和容霄混得熟了。

    “還要啊,霄哥,你也要多注意一下那邊那個人……”打過招呼后,蔡遠又小心的向不遠處指了指,那正是幾個奚落容霄隊伍中的帶頭者,“他叫牧辛,之前跟安哥有點不愉快,他也放話說要報復來著。那家伙心眼挺小的,你又是安哥的老大,恐怕他還真會在試煉里做出什么——”

    邪世帝尊

    邪世帝尊

章節有錯,我要報告!
上一頁    返回目錄    下一頁    加入書簽    推薦本書
电子游戏的坏处